2013年3月10日星期日的雨   Leave a comment

天亮以前,這裡下了場大雨。

2013-03-10 08.09.09 2013-03-10 08.10.08-2

 

 

天亮以後,我到了K城,在天黑之前,豪雨傾盆而下,佈雨龍王正鬧得不可開交。

2013-03-10 17

廣告

Posted 三月 12, 2013 by awas in 紅綠燈小人

又去找阿嬌吃飯   Leave a comment

阿嬌,是我們家最近喜歡光顧的一家海鮮餐廳。在適耕莊,雖說從我家過去不算太遠,但也需要一個半小時左右的車程。而,阿嬌則從早上七點營業至下午兩點的。為了不向隅,以及不在尖峰時間等位子,我們盡量安排十一點左右抵達。這麼一來,全家人便得在八點起床準備了。

一頓飯吃下來也不過一小時左右,便會到附近海灘吹吹海風,看看遼闊的天地,或者鑽入田間看寬廣無際的稻田,偶爾我們會停在瓜雪,父親喜歡到這裡的廟裡拜拜,然後便家去了。

至於海灘,一邊其實是河口,從岸邊一直往內深入,三三兩兩地停滿了漁船。海灘的名叫pantai redang,我們於是戲稱,何必長途跋涉地去什麼熱浪島呢,這裡邊也有熱浪了。雖說整個海灘很簡單,因著岸邊灌木築成樹屋,倒頗有趣味。跟隨著稻田美景,或者聞著海鮮香味而來的旅客們,找到了這裡,便會分別各佔一屋,躲開烈日,躺在網編的吊床上,說笑聊天。

如此,半天的時間便過去了,一家人,擠在一台車裡,說說話,吵吵鬧鬧地,吃頓飯,小旅行,很快樂。

Posted 二月 28, 2013 by awas in 紅綠燈小人

休息   Leave a comment

那天晚上,夜遊台南,讓我覺得很驚訝,也很喜歡。我們走在一老街裡,忘了是誰先提起,說照片還是景物很有感覺,我於是把這一幕照下。(想起了,後來朋友說,這腳車搭這個環境氣氛很棒,有感覺。)

2012-11-27 20.54.21

Posted 二月 26, 2013 by awas in 紅綠燈小人

Tagged with

電影 Les neiges du Kilimanjaro   Leave a comment

故事在一個亂碼抽取的解僱員工開始。主人翁Michel,無私地把自己的名字也放在箱子裡,也因此自己的名字也一起出現在名單內了。

整個社會經濟不景,失去了工作,或者就亂了生活,一份微薄的收入,或者便是一家活口的希望。主人翁是幸運的,只是提早退休,有積蓄及其他,足以維持生活。而當中,卻有各種下層,草根社會,人物。

故事的繼續在於一位處於破碎家庭,不知道父親是誰,而母親撇下兩位同母異父的弟弟,不顧的可憐人兒,christophe。他於是串通一位慣犯,打搶了Michel,因為在他的結婚紀念派對獲知後者有一筆來自兒女的款項,週年紀念禮物。

接著便是糾纏在兩者,兩個社會層人們的生活,及矛盾,同時,側寫社會中,附帶著的現象,問題。用於法式的幽默,及生活態度,參雜著同情及愛,還有諒解。而Michel夫婦企圖幫助Christophe,並決定照顧其兩名被社會遺棄的弟弟。他們的行為讓自己的孩子們無法諒解,認為這不是他們的責任,是社會,或者公司老闆應該負的責任。

故事的最後,卻以一同被搶劫,而無法諒解christophe的妹夫兼死黨的一句自我告解結束,兩人相互理解地擁抱。

片中一些細末,也吸引著我,人物的豐富表情,自然的演繹。還有像是,警察逮捕christophe時,探長特別叮嚀必須等他送兩位小孩(弟弟)離開後才進行。像是幽默的酒保活潑地介紹marie(Michel的太太)飲料的方式,並告訴marie,「人生需要有兩次。最少」,於是再請她喝一杯metaxa,來自陽光希臘的酒。

我在不經意間,看了這部法國小品,這我很滿意這趟的飛行。

乞力马扎罗之雪 http://movie.mtime.com/147662/ (分享自@时光网Mtime)

~~~~==== 此係分隔線 ====~~~~

從A-B-Y-Z-B-A,如此旋轉。

Posted 十一月 7, 2012 by awas in 紅綠燈小人

在竹北的第一個週末   Leave a comment

跟一位十年未見的朋友,用過一個,三個小時的午餐,便一個人,捧著飽脹的肚子,在街上閒逛。走啊走的,轉入了百貨商場。左看看,右瞄瞄,隨手選了幾樣東西。再到書店,摸摸碰碰,也帶走了兩本雜誌,一本書。

至於原本很優雅的打算,喝咖啡吃蛋糕,被一陣風,吹得狼狽不堪。我只能怪自己為何選擇了一個戶外的位置,怪餐廳用紙盤裝蛋糕,失去了一切美麗的聯想,及可能。

慢慢走,快快走,街景是漂亮的,人是和善的,氣候溫度是舒適的。我卻沒頓下腳步,留下隻影,或者一切將轉變成一種意態,就算躲在腦袋的深層也沒關係,它會有一天,忽然蹦出來,嚇我一跳,然後締造另一個美麗。

在這,忽然的休假,在一切還沒上軌道之前,東西還沒就緒的時候,我們有了一小段的空窗。於是休了兩天。

Posted 十月 14, 2012 by awas in 紅綠燈小人

記一次的出走   Leave a comment

看了一些簡單的文字,看見有人流浪,流浪後有所感觸。

我也做了短期的一個人旅行,但是沒有很深入的感觸。這段時間,我在思索,問題所在,除了抱怨當下心境不夠平和,懸掛著各種雜物,主因還是,我沒有溝通。一只都一個人,開著車,活在自己的世界。

到東海岸走,卻沿著海岸線,帶著一顆不能閒置的心,以及不自由的思維。所謂自由的思維是,不需要規劃,不要覺得遺憾,不趕路,不掛礙。

於是,我的心沒有隨著海水盪漾,而澎湃。我的照片祇跟著陰天而寡歡。當我煩著新工作,惱著沒有做資料搜索,我束縛了自己。

目前,我的想法,這樣的旅行,一種是先對目的地有基本瞭解,便可在短時間完成,就像是有個目的,方向。一種是,到了之後,慢慢融入,花時間冒險,在一個地方耗很長的時間。

想想,還是有些散亂。可能追根究底,的原則是,你要什麼?

Posted 九月 22, 2012 by awas in 紅綠燈小人

夢二則   Leave a comment

一,理髮記

上周,我理了頭髮。理髮師把前額的頭髮,修成一片平行的劉海。再仔細看,左右不對稱,鬢角髮尾高低形狀皆不同。由於這個髮型,我被妹妹笑是傻佬,再配上厚框黑邊眼鏡,簡直就是呆x一萬次。

我於是,傷心難過,整天想著要再去理髮。只是,下班後又懶得出門。

昨天夜裡,我終於去理髮了。在夢裡。

夢是這樣的,我到了一家集合餐廳與理髮的店,可以同時用餐並理髮(非常不符合衛生標準),等了很久,來了一位理髮師,說了兩句,開始動手剪。似乎我在過程中睡著了(我習慣在理髮的時候閉著雙眼),張開眼睛的時候,理髮師不在了,只有一邊的頭髮被處理,被修得很高,像潮流的把兩側頭髮剃光,只留中間一堆頭髮類型(心中還暗暗覺得這樣也好,一直都沒有勇氣告訴理髮師這是自己想要的髮型)。

於是,我又繼續等,發現理髮師在一旁吃東西,說是一整天都沒時間吃。我才發現,原來自己是在上班時間開溜出來理髮的(這太不合理了,一定會被發現開溜。),但頭髮只理一半,唯有繼續等。一段時間後,理髮師回來了,繼續不動聲響地理著髮,我忽然發現,原本以為是男生的理髮師,其實是位女生。後來,更驚覺,理髮師原來就是我的堂妹。

後來,也不知道頭髮有沒有修理整齊,只知花了整天時間在理髮院而已。

二,無稽

身材肥大的朋友甲,把自己從汽車的加油孔鑽入,躲在油槽裡(是我的車子)。他似乎,和朋友乙的妹妹達成某種協議,是要進行某些任務。

我被委派,去收集液體把油槽填滿,讓他出來。

於是,我到餐桌上,收集了很多冰水,食物湯汁,甚至一些殘渣。然後,急匆匆地把一整桶的餿水倒入油槽,卻聽到他的叫罵,投訴原本被許可投入的丸子等食物殘渣也被倒入油槽內,並說這樣會讓車子無法發動。

隨後,他把丸子一顆顆丟出來,而朋友丙也出現在油槽內,幫忙清理。

我在外頭,愁著該如何才能填滿只有五分之一滿的油槽。

Posted 九月 12, 2012 by awas in 紅綠燈小人